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家居

和风br一个偶然的机缘搭配

2020-05-21 15:46:52|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片头语:一滴水折射太阳的万丈光芒
一座村庄的隐秘细节折射一个民族的精神纹路
柳店——祖先刀耕火种勤劳跋涉背影里的一块传承福地

【上集:和风】
一个偶然的机缘,摄制组一行来到位于鲁中古城齐国故都临淄的柳店村,我们很快被这个村子所散发的独特风貌和气韵所吸引。井然有序的屋舍,乡人院子里准备过冬的柴垛和家畜,明亮洁净的街道,礼貌热情的村民,黄昏中炊烟袅袅,飞临的鸟群,以及围绕着村庄茁壮生长的大片垂柳,池塘野树,弯弯的乡路,宽阔的场院,石碾草房,小桥流水和田园野趣,都散发着一股久违的亲切。
(一个孩子,在场院的空地上点燃了一只“二踢脚”,飞向空中,烟花如散弹在空中炸响开花。)
在城市大开发的时代进程中,柳店村依然游动着古朴而鲜活的传统气脉,秉承祖先的衣钵,勤劳淳朴,崇尚古风,乐善好施,尊老爱幼,布衣粗茶……他们究竟是如何保持并身体力行的呢?我们一致认定,这正是我们在四处苦苦寻觅的村庄,是一座隐藏在都市边缘的现代桃源,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于是,我们决定住下来,对这座村庄进行一番文化意义上的考察探究。
而话题的追根溯源,却要从柳店村西头一条早已干涸的河流说起。
这条河属于渤海水系小清河的支流,河长155.1公里,流域面积达1500.4平方公里,它就是著名的淄河。据说,当年的淄河以它清澈的水流滋养了两岸的土地和村庄,而在古老的柳店,乡人们在淄河边汲水灌溉,浣衣洗菜,捕鱼捞虾,锄禾耕田,修篱种菊,世世代代,家家户户恪守“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的先人祖训,过着悠然自得的农耕生活,千百年来都不曾改变。
两千五百年前,孔子曾经从鲁国来到齐国讲学,他坐在一辆颠簸不已的牛车上,长途跋涉的劳顿令其昏昏欲睡,但当牛车经过淄河岸边,清风拂面,忽然一阵美妙的《韶》乐声传入耳际,时而恍兮惚兮,如梦似幻,似秋虫呢喃;时而战马奔腾,杀声震天,若万均雷霆滚过天穹。圣人不禁惊讶地睁开双眼,吩咐车夫在岸边驻足,走下车来,在一株垂柳下,耐心地听完了一曲长长的演奏。
孔子望一眼不远处的齐国宫殿,知道这迷人的乐曲出自齐国乐师们的合奏,当即赞叹,说“想不到齐国的音乐达到了如此之高的水平”,于是《论语.述尔》中便有了“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的千古名句。助产士还要面对很多突发状况。周盈说
用一句与音乐原不搭界的“不知肉味”来形容旋律的美妙陶醉享受,大概只有孔子的天才思维才想得到,也说明了孔子对音乐有着极高的鉴赏水准和独到的领悟能力。
茹毛饮血的荒蛮年代,精美的旋律可以替代食物果腹,也大概只有孔子这样的智慧之人才能体会得到。
在柳店以北约几十公里处,后人为了纪念孔子闻韶乐的传说,制作碑刻,建起了“孔子闻韶处”纪念园,成为后人朝拜的圣地。那些远方的游客跋涉千里而来,只想亲耳领略一下《韶》乐的独特韵律。
浮云苍狗,时光飞逝。也惟有这古老的《韶》乐齐风会在瞬间把人的思绪带回两千五百年前苍茫的齐国大地。
(气势宏大的《韶》乐组合曲轰然响起,响彻古齐国大地,又穿越蓝天,直冲云霄)。
据史料记载,《韶》乐原是古代歌颂虞舜的一种乐舞,经过千年岁月的更迭战乱已经失传。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代音乐家们几经发掘搜集整理,终于让《韶》乐重登大雅之堂,让这古老的天籁之音飘满天空,与孔子的思想和博大的精神在云端会合。
时光悠悠,淄水潺潺,日夜奔流不息,逝者如斯,像中国大地上许许多多村庄一样,小小的柳店像一株深深扎根的柳树,承受着风雨的剥蚀而顽强屹立。
在柳店村,至今流传着一则家喻户晓的传说:每当夏季,雨水泛滥,淄河的浩荡之水淹没了周边的农田,也阻断了人们通往远方的道路。这时候,柳店村的青壮劳力便会自发地来到河边,到河水漫溢的浅滩轮流当班,于是,在不经意间就创造了一个流传乡里的词语:背河。
顾名思义,就是用肩膀背送村里的老幼乡亲和女人过河,送他们去外乡读书、串亲、赶集、回娘家。每天,这些青壮男子把一批批人送到对岸,又一批批背回柳店,充当着桥梁与轮渡的作用。
时常有外乡人过河涉水,背河人也总是热情帮助,不计报酬地把他们送到对岸。
自此以后,柳店人古道热肠、厚道良善、乐于助人的名声更是越传越远。
上世纪七十年代,流淌千年的淄河终因干旱缺水枯竭断流,但柳店人背河的故事传说,已经化为一面德行与荣耀的标杆,在淄河两岸的村庄口口相传,广受赞叹。
说完了河,再说说桥。
修建于明代的双龙桥,如今完好无损地静卧于村子中央横跨南北的大路之上。清代同治十年(1871年),临淄知县范继安,曾率众重修,迄今已有500多年历史。现为淄博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直到今天,每年夏季的雨水一主1:1鹿岛多,双龙桥下的河道还会发出欢快的奔腾喧响声,浩荡的雨水沿河注入太公湖。据桥梁专家介绍,是双龙桥坚固的石拱结构,让其历经千年风雨剥蚀而不损从形式上即不能得出授权合法有效的结论。总之毁,这也从旁佐证了柳店在一千多年前重要的地理位置,其之所以被古人称之为“店”而不是“村”也就有了历史的渊源与诠释——原来,柳店村东这座古老的双龙桥之上,背负的正是一条明代官道。而柳店的来历,则因村民沿官道开设店铺,又因村北有大片柳林,有店有柳,故名“柳店”。
史书记载:柳店村在明清时期,为东西交通要冲。官道两旁,店铺林立,鳞次栉比;官道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商业极为繁盛。
可以想象,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柳店村的先民们目睹了多少历史步履的变迁更迭的呢?
据村子里的老人讲述,柳店村历史悠久,早在2400多年前就有村人居住。据《临淄文物志》记载,柳店村东,有4.2万平米的先民居住址,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存在。
由于柳店的地理位置四通八达,背靠祖荫,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好风水,方始得村民安享祖上遗传家风,邻里之间世代亲善和睦,互相包容,村子上上下下、男女老幼,几乎没有红过脸或闹过矛盾,更别说发生乡下常见的邻里纠纷了。在柳店村,无论是习惯思维中难以相处的婆媳关系,还是兄弟妯娌之间,一旦遇到诸如分家、赡养老人一类的棘手难题,都能够在互相谦让中顺利解决。在村民扎根牢固的观念中,血浓于水,亲情与乡情是第一位的,永远在利益之上,不容破坏坚固堡垒结构。有了这个基点,解决什么样的问题都不在话下,因此,人们都说,在柳店村当村干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采访村干部)
纵观这座村庄的历史,柳店还有更神奇令人啧啧赞叹的所在——据统计,柳店村被众人公认有“三奇”:第一奇是历经几百年的风雨沧桑变幻,即便是在死亡如家常便饭的战争年代,全村人有多位青壮劳力去前线参战,竟然没有一位战死的案例;第二奇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村民们更是团结互助,靠互相接济度日,硬是没有一个人因饥荒而饿死;第三奇是悠悠淄河从村边流淌了一千多年,却没有一位村民因水溺亡。
其实,经过深入调查每段的按钮、有趣的事实、真实且具有吸引力的 C婴儿湿疹症状EO 发件人采访,我们还发现了柳店村有新的一奇——时代发展到了市场经济时期,柳店村民依靠诚实劳动发家致富,竟然没有一个人因经济或刑事犯罪受过处罚。
这实在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使我们不禁要问:难道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有神灵在暗中庇护着小小的柳店吗?
和谐的民风体现在微小的细节中——来到在柳店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街道的宽敞整洁,悠然的行人,宁静的秩序,家家门前都种植着鲜花,而走进一个个幽静的胡同,更是清一色的洁净。
勤劳的柳店村人有早起扫街的习惯,每天凌晨时分,天蒙蒙亮,就有人早起清扫胡同,并且打破了自古以来“各自清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一句俗语,无论胡同里的落叶、树枝、积雪,还是街道上的纸屑垃圾,都归整得井然有序。
时常,早起清扫的人们扫完自家的胡同又来到了大街上,几十个人缓缓在街上聚焦会合,而这样的场面对他们来说早已习以为常。柳店人通过一个简单的清扫动作,表达了对家园的热爱之情,以及珍惜福缘、活在当下的朴素理念。
翻开康熙年间的《临淄县志》,柳店自古地处“孔道”——即“交通要道”的文字记载赫然在目。而更让我们感兴趣的却不仅于此,而是在这本泛黄的县志上,用较长的篇幅描述了一桩数百年前发生在柳店村的真实故事:
话说在清康熙十一年间,柳店村村民赵恩赐在村东依官道开了一家酒肆客栈,热情接待南来北往的客人。这一天,来了一位远方的商人住店,不料夜间商人发病,死在了客栈床榻,结果赵恩赐被以蓄意谋害之名拘捕,押入县衙死囚大牢,并依照当时的律条受了严刑审讯,赵恩赐本人却始终不予认罪。适逢一位姓邓的县令上任临淄,接手此案后便亲往旅店查验案发现场,发现赵恩赐的旅店陈设十分简陋,没有看到一处私密场所,客栈与邻居之间的相连隔段,仅以一层透风的苇箔相遮挡,“茅墙苇壁,灯火互相映照”,这样的环境怎么能够图谋害命呢?满腹狐疑的县令回到县衙,亲自提审赵恩赐,“相其人,则朴然古处,言讷讷不能出诸口,初非刁悍也”。后又几经勘察审讯,确认是一桩冤案,邓县令便下令将赵恩赐无罪释放。
赵恩赐回到乡里,对这位秉公执法、头脑清正且富有经验的县令十分感激,在心里认定这是一位难得的清官,而赵恩赐厚道的性格又让他不善于用语言表达,左思右想,便在家中设了供堂,请画匠绘制了县令的画像,一日三餐,叩首供奉,朴实憨厚的赵恩赐用此种特殊方式表达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情愫,因为在那个年代,冤假错案是家常便饭,连朝廷对此也深感无奈,赵恩赐在心里认定县令为自己的救命恩人。
两年后,邓县令早已调离临淄,远赴他乡就任新职,他对此事浑然而不知情。有一年,他又因公务路经齐地,夜间住宿于离柳店不远的淄河岸边,旧友闻讯来访,席间有人说起柳店有位村民每日把其当神仙供奉之事,邓县令闻之大惊,经过再三提示回忆,才终于明了事情的原委,不禁发出一番这样的感叹,大意是:“我为官以来,虽可对天起誓自己清白公正,但也难免因见识偏颇,谋断有漏洞和不周之处,我也时常为自己犯下的过失而深感内疚自责,但在任职期间做过一点有益的份内之事,百姓就念念不忘,给予厚待回报,真是惭愧啊,由此可见当地民风之淳然!”言毕,邓县令提起笔墨,当即赋诗一首:
治县初无谱可寻,
相将惟只圣贤心。
持平务使星无索,
辨枉何知夜有金。
肖我须眉终莫状,
问谁图画幻为钦。
累累墨绶风尘吏,
空际应增鹤与琴。
(采访赵恩赐后人)
拥有一百二十户人家的柳店,只有赵姓与郭姓两大氏族,这两大姓氏就像是两株古老的柳树,在柳店深深扎根,日益茁壮,相濡以沫,彼此纠缠,不可离分,世世代代,生生不已。
祥和如意的缓慢生活,引来燕子年年来柳店做窝筑巢,觅食悲欢,啾啁鸣叫;也引来外乡的姑娘们欢天喜地,来柳店做了娇美的新娘。
柳店年年添丁进口,人丁兴旺,喜事不断。
(镜头:粗壮硕大的柳树,树上的鸟群。屋顶上的柴垛,屋檐下金黄的玉米穗。斗笠蓑衣,乡村的物什。
木门上大红的喜帖,迎亲的队伍,奏响的唢呐,点响的鞭炮,头蒙红盖头的新娘。)
黄昏降临,晚霞片片,太公湖畔波光潋滟,苇草青青,瑟瑟有声,在风中起伏。水鸟们从远方飞来了,落满了整个湖面。夜幕笼罩,星光闪烁。
劳作了一天的柳店村人,把农具挂在墙上,把家畜们关进圈笼,也枕着一片祥和的鸟声悠然睡去,安详地进入梦乡。

【下集:地气】
天蒙蒙亮,早已干涸的淄河滩又迎来了新的生机,朝阳率先映照整个湖面,烟波浩渺。
一年四季,这里都是人们休闲、春游、纳凉、观景、赏雪的好去处。
浩浩湖波,风平浪静。
这片位于柳店村西的美丽水域就是太公湖,它是利用淄河原有的河道改造而成,水域的源头来自遥远的望鲁山西麓的大英章支沟,流经太河水库,灌入淄河故道。
常言道:有水则灵,因池而秀。太公湖的兴建落成让古老的淄河沿岸骤然恢复了一千年前的面貌,恢复了旧时的灵性和地气。
而湖畔大片的天然湿地和树林灌木,成了柳店村孩子们的乐园:爬树、养鸟、采野葡萄,结识天牛,在柳树下许愿,用小刀刻下一个秘密。
他们应该感谢生在柳店和这片幽蓝的湖水,给了他们接触自然、泥土和植物的机会:
春天捕鱼、夏季捉蝉、秋采芦花、冬打雪仗……
一个妙趣横生丰富多彩的童年,因为这样原生的去处已经越来越少,这里的地气与随处可见的人造景观不可同日而语。我们看到,随着乡村城市化进程的日益临近,太公湖岸两侧已经高楼林立,地处城郊的柳店,这座世外桃花源的未来发展命运究竟如何呢?

共 879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电视纪录片《柳店》的文学脚本,分为《和风》与《地气》两集。《柳店》是山东临淄的一个古村,这里的人勤劳淳朴,崇尚古风,乐善好施,尊老爱幼,是一座隐藏在都市边缘的现代桃花源。古老的淄河孕育了这里的文明,美妙的《韶》乐与孔子博大精深的思想在这里融合,对“佛爷”的笃信成为柳店人的精神寄托,从而守住了千年伦理,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这里是一条明清官道,“背河”一词承载了柳店人古道热肠、厚道良善、乐于助人的声誉;早起扫街的习惯显示了柳店人勤劳质朴、热爱家园、珍惜生活的美好理念;赵恩赐的故事、“柳店韭菜各一畦”的传说,无不说明柳店人的淳朴和真诚。文本内容丰富、厚重,涉及到柳店的历史、地理的变迁,宗教人文的传统,以及面对的现代文明的挑战。为了配合电视画面,在有条不紊地介绍的同时,还详细地讲述了关于柳店的真实故事和传说,并适当地插入一些诗句,凸显出脚本的文学性和感染力。非常精彩的文章,强力推荐!问候作者!【编辑:燕剪春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6140015】
1 楼 文友: 2014-06-1 15:12:25 一座村庄的隐秘细节折射一个民族的精神纹路。
希望柳店的古老遗风不要被现代文明所破坏。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2 楼 文友: 2014-06-14 21:55:57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楼 文友: 2014-08-05 15:01:49 我不善写这种体裁,权当来剧院看戏凑热闹,茶坐舞台之下,看文友的精彩布局、塑造和导演,不失为一种享受。祝愿文友创作更进,今后有更多精彩佳作呈现!合肥治疗牛皮癣医院
血瘀气滞体质吃什么好
固本回元口服液多少钱一盒
银川治疗白斑的医院
泰安好的白癜风医院
芪苈强心胶囊功效作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