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异世录黑之匙第七十五章大雨一1

2020-08-12 01:44:2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异世录黑之匙 第七十五章 大雨(一)

“听好了,薇薇安,对于女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一定要防备那些看上去很正经其实内心很禽兽的男人知道吗?”

拉着薇薇安的手,莉莉丝露出人心皆是险恶的嘴脸,灌输着自己认为必要的知识,视线却斜斜射了过来,真是够了,为什么每一次提到那些禽兽的男人时,总是要看向自己,沈逸无可奈何耸了耸肩膀,坐在旁边的拉米娅旋即露出苦笑宽慰了两句。

“嗯?为什么呀?”薇薇安旋即歪着头,喝着拉米娅带来的果酿,一脸天真反问道。

“因为那些禽兽会将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骗走!所以一定要防备,必要的时候,你可以这样狠狠地踢他。”

莉莉丝说着做出示范,屈了屈身子,然后猛地向上撩起脚尖,那是标准的撩阴腿了,如果薇薇安按照她所说的来做的话,那绝对可以成为男人一生的噩梦。

有些头疼地按了按额头,终于看不下去的沈逸忍不住插嘴道:“我说够了莉莉丝,可不可以不要把奇怪的东西教给薇薇安。”

“怎么,你心虚了?”说着,莉莉丝理所当然地将视线转了过来,抬了抬眼镜,双手交叉在胸前,挺直了身体,随着她的动作,饱满的双峰因此显得更加挺拔,眯起的眼睛意味深长,如果真的要加上标注,大概也就是“哦~你终于要承认了是吧!”的意思了。

“我为什么要心虚?”他无奈地接道。

“你可不要跟我解释之前看到的都是误会哦?对薇薇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做出禽兽的事情,可是会,不,一定是会遭到天谴的,即使退一万步来讲,老天不收拾你,我也会让托莉雅把你手脚打断,然后挂在艾特拉斯的城头示众……薇薇安这么可爱的女孩的应该是我的才对!”说着莉莉丝愤愤地握紧拳头。

“……我怎么感觉后面的那一句话才是你真正目的呢……”

“……啊哈哈,莉莉丝大概也是一片好意吧……”沈逸脱离似地摇了摇头,拉米娅在旁边小声地符合着。

紧跟而来的是莉莉丝的口诛笔伐,拉米娅则是说着沈逸的好话,想要劝解,却被莉莉丝华丽的无视,觉得自我存在薄弱的精灵旋即受到打击,跑到角落,郁闷画着圈圈,一旁薇薇安旋即也加入进来,帮着莉莉丝讨伐“禽兽”的自己,果然还是在生气,看着薇薇安不时附和着点点头,与自己的视线对上时,便鼓起脸颊将目光移开。

在这一点上,薇薇安倒是与其他女孩子别无而致,同样是会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赌气,然后气呼呼发出责难,只是……他忍不住扶住额头,现在万夫所指的自己貌似是刚醒来的病号吧。

这样喧闹并没有维持多久,随后说起,沈逸才知道此时身处的地方是莉莉丝的家,似乎是在塔楼底下晕倒之后,莉莉丝刚好带人赶了过来,然后将昏迷的自己背到了这里救治。

“不过,小阿逸,你该不会是怪物投胎的吧?明明是从塔楼摔了下来,居然一点事都没有,我还以为你会再昏迷上几天呢?”

说罢,莉莉丝好奇地围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其实你更想我永远都不醒来吧,沈逸在心中暗道,自己的恢复力已经不足以让他惊奇了:“你能这么关心我还真是谢谢了。”

“呵呵,不客气,你只要把薇薇安卖……不,让给我就可以了。”无视掉他话中的反义,莉莉丝厚着脸皮地将他的道谢接下。

紧跟着聊起其他的话题,沈逸坐在床上,目光的余角捕捉到了在门口匆匆而过的海音的身影,环视了四周,才记起似乎少了一个人,他旋即转向了莉莉丝:“对了,我救下的那个小女孩现在在哪里呢?”

随着这一句话说出口,房间中的气氛倏而冷了一下,沈逸奇怪看着莉莉丝和拉米娅两人,前者的目光有些躲闪,并没有接话,他转而将目光转向拉米娅,后者则是不自然转避开了他的视线,唯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大概只有与自己同样露出疑惑的薇薇安了。

气氛稍显僵硬,看着沉默两人,他的心中便已经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又过了一会儿,莉莉丝仿佛下定决心般转向他,用一种叹息的口吻开始说道,他旋即听到了一个并不是太好的消息:

“阿逸,如果可以的话,这件事情你不要再参和……”

……

*****************************************************************************************************

北大街——

天空变得有些阴沉,黑压压的乌云也似乎随时都会压下来,大概是要下雨了,海音担心地想着,只不过比起天气,心中的担心其实另有所指了,她的两只手因为紧张而握在一起,放在胸前,洗得发白的裙子贴在她的身上,目光在衣着光鲜的人群之中徘徊不定。

犹豫着望向那一处可以称得上富丽堂皇的大剧院门口,她现在其实是很害怕的,身上如实的反应便是小腿一直摆个不停,如果可以的话,她是希望不要再与这里有任何的交集,一踏足这一条街道,很多噩梦般的回忆便纷至沓来,可是没有办法呀,制止住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

心脏咚咚地剧烈跳动,海音随后紧张地走向大剧院,大概是太过格格不入了,从大剧院出来衣着光鲜的妇人以及贵族小姐,还有穿着奢华的男子,望向自己的视线便都充满赤裸裸的蔑视与鄙夷,其中当然也有许多充满贪欲****的目光,她仿佛暴露在无数双眼睛之下,害怕、恐惧,甚至想转身就逃。

只是不能掉头……不能掉头的,拼命地催眠自己,也不能跑掉,如果自己走了的话,梅梅要怎么办呢?她不自觉地缩起双手,想要借此驱散掉害怕的情绪。

走到剧院的门口时,在侍者满脸不耐烦的疑惑下,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请……请请问亚雷斯少爷在吗?”

胃热口臭
开汽车锁
安顺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