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逍遥红尘仙第一百四十三章浮生山营养

2021-01-16 03:13:24|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逍遥红尘仙 第一百四十三章 浮生山

浮生山脉巍峨高耸,连绵百里,虎踞群山,峰峦起伏,高耸入云,时而见白云环绕山腰,不识山巅真容。请大家看最全!山中森林密布,飞瀑齐岩,古松乱石,在所多有,景色幽险奇骏,天下闻名。

只是更有名的,却是在这山上的仙道宗派,阳池派。

在山巅之上,僻静之处,有一处泉眼,潺潺流淌出红黄色的山泉,注入一个半径不过五米的圆形小池子中,泉水荡着涟漪,散发出阵阵宛若梦幻甘露般的旖旎气息,这座小圆池,便是阳池。

而在阳池的边缘地带,有着三间简陋的茅草屋,结庐而居,环绕2015年将可达20%。而建。

茅草屋中,各自走出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相视一眼后,透过稠密的云雾,齐望远方,他们所望之处,正是李风扬所在的位置。

“十凶传人……”其中一名老者说道。

“乱凰、烛龙、九狐……十凶传人陆续现世,这九州天地,恐怕又将遭逢大变。”第二名老者说道。

最后一名老者则盯着李风扬,抚须而叹道:“这乱凰传人,很不简单呐!”

“乱象再现,不知这回,我们当是入世,还是归隐?”

“一切皆有天定,不可避,也避不了,顺其自然吧,只是当年的一些误会,是时候该解开了。”

三名老者说罢,又各自走回茅草屋中,只是屋门,却是不再关闭,而一旁的阳池泉水,似是流淌地快了起来。

………………

李风扬站在破晓山之巅,忽觉芒刺在背,察觉到窥视之感,他双眉一皱,正欲查探,但这股窥视的感觉转瞬即逝,不过刹那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是谁,在暗中窥探我?”李风扬心中自语,他定了定神,只见窦环瑶已经率领一众阳池派的弟子到来。

窦环瑶面无表情,在距离李风扬十米之处站定,一挥手后,身后的众多弟子也不约而同地定住。她上下扫了李风扬一眼,却是不开口。

事实上,禁神海岛一别后,李风扬与这些六道弟子之间就存在有隔阂,这种隔阂,来源于彼此的先辈,也来源于自身。

在窦环瑶打量李风扬的同时,李风扬也在打量着她,他舒展开眉头,目光变得玩味。

窦环瑶的修为显然更加精深了,隐隐约约散发着压迫之感,她脚下的北帝剑闪耀着刺目的紫光,显然仙道的御剑之术,她已是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李风扬也不开口,但他的目光逐渐地从玩味转变到肆无忌惮,他的目光令阳池派的众多弟子愤懑,尤其是窦环瑶身后左右的几名男弟子,更是时不时地冷哼,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对此,李风扬报以冷笑,他最终还是开口了,带着几分缅怀之色,说道:“我来找周维,履行曾经的诺言。”

“师弟闭关了。”窦环瑶的声音很清冷。

“呵呵,怎么说我们也一起生死历练过,虽是冒昧拜访,但就不请我上山坐坐吗?”李风扬笑起来。

窦环瑶目光微闪,没有答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调转北帝剑,率先飞回浮生山,一众阳池派弟子紧随其后,没有半点待客之道。

李风扬不以为意,他将四崩琴置于身前,开始奏曲,奏起一曲《高山流水》,清幽的琴声之中,白云空悠悠,缓缓降临,李风扬拉起裴青青和宝儿,带着两女,坐上白云,跟在阳池派弟子的身后,速度不快,却也不至于落后太多。

“素闻浮生山乃是仙道圣地,几乎等同于传说之中的仙境,今日可是得好好游览一番。”裴青青忽然说道,她已经止住了伤势,将七窍中的血迹都擦拭干净,迎着李风扬望来的目光,狡黠一笑。

很快,他们便越过破晓山,进入浮生山的地界。

入目所见,唯有青与白,青色的是山,白色的云雾,到了半山腰,领头的窦环瑶就降落在一块凸起的大青石上,其他的弟子们唯她是从,也降落下来。

李风扬知是阳池派的规矩,招呼裴青青和宝儿后,散去白云,同样降落。

走下大青石后,其余弟子都离开了,只剩下窦环瑶引路,一声不吭地朝上走。

拾级而上,行于山间,游在云里。

一路无话,四人走的速度颇快,四周的云气渐渐浓郁,如云一般朦胧,不知不觉间,就攀上一座山头,前方似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着光。

脚步不由得加快,李风扬和两女怀着好奇之意快速走近,云气温柔地环绕,逐渐拉开隐约的面纱,露出清晰的面目,只见此处山头,有一座铁索桥,无座无墩,横空而起,径直斜伸向上,入白云深处,直通往远处的另一座山头。

阳光照来,白云萦绕,阵阵彩色不过张昭说她已经是香港居民的霞光散发而出,绚烂缤纷,美轮美奂,这是一座彩虹桥。

“好美的桥!”裴青青惊叹,宝儿的眸子里也是倒映出光芒,流露出几分心醉神迷的样子。

窦环瑶的神色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想来是在这座彩虹铁索桥上走了多年,早已习惯了,她对电公司利益而言也不会伤筋动骨一拉铁索,跃到桥上,当先而行,但嫣红的双唇,却是不由得掀开了弧度。

这座彩虹铁索桥,极高极长,走了许久,身后的山头渐渐消失,而远处的山头却是清晰起来。

又走了一会儿,白云稀薄,李风扬蓦然发现,他们竟是走出了云海,眼前豁然开朗,长空如碧而洗,蓝得仿佛透明,四面八方,广阔无垠,可以看到无穷远的地方。

李风扬他们却是无暇欣赏美景,只因窦环瑶已经渐行渐远,他们快步跟上去,到了第二个山头之上,又沿着青石台阶,时上时下,或直或弯,走了一阵后,便看到一片非常巨大的广场。

这是一片白玉广场,上边坐着不少人,有的在打坐修炼,更多的则是比试练招,这些都是阳池派的弟子,修为不高,大多在命源六七重之间徘徊,见到窦环瑶后,大多微微恭敬地行礼,然后将更多的目光投注到其身后的李风扬一行人的身上。

巨大的白玉广场之上,放置着一尊尊青铜巨鼎,分作七排,每排七尊,共有四十九尊,规规矩矩地摆放着,鼎中萦绕起袅袅青烟,烟清而味涩。

“天道五十,其一遁去,故为四九之数,而遁去之一……”李风扬望着青铜巨鼎,喃喃自语起来。

窦环瑶闻言,脚步一顿,却是不曾回头,她加快了脚步,带着李风扬他们,一行四人绕过白玉广场的两边,又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青石长阶,一路向前。

两侧树木林立,仿佛没有尽头,倏忽之间,景物突变,忽地不再是青色,而是绚烂的紫意,一丛又一丛茂密的紫竹,蓦然出现,汇聚如海,在微风之中摇曳,如同一块紫色的晶莹翡翠。

一片紫竹海,掺杂在盎然的绿意之中,宛若一片梦幻,两三人高的紫色竹子根本数不清数量,一排排,一列列,笔直伫立着,随风摇曳,微风吹来,深吸一口气,便是满襟清香。

“到了。”窦环瑶的步伐又加快了些许,然后说道,言简意赅。

在窦环瑶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一片空地之中,四边都是茂盛的紫竹,如梦似幻。而在紫竹海的空地里,矗立着一间间竹屋,鳞次栉比这将限制俄日关系发展的高度。日本一直不切实际地为俄罗斯能“归还”南千岛群岛向俄罗斯大献殷勤,错落有致,约有上百之数。

“二师弟近来一直都在闭关,以身合北斗,究竟何时出关,却是无人知晓,已经有弟子前去通报,你若不急,便在此等上一等吧。”窦环瑶指向竹屋,如此说道。

话音未落,她便离开了。

李风扬嘴角一勾,至此他已确信自己与这位仙道阳池派的大弟子是很难再有深切的交集了。他笑着,转身看了一眼裴青青,又轻抚宝儿的头,说道:“我们就在此等上七日吧,七日之后若无音讯就离开吧,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裴青青先点了点头,取出画卷,交到李风扬手中。

李风扬随手接过画卷,扫视竹屋一圈,指向左侧,说道:“那儿有三处相邻的居所,可供我们暂时栖息。”

他说着,便走上去,推开木门,站在门前向里望去,屋内的摆设倒也简单,不过一床一桌一椅罢了,虽然显得简陋,但十分干净,想来是常有人来此打扫的。

向里望了一圈之后,李风扬却是并没有走进去,他退出来,拉起裴青青和宝儿,朝着紫竹海中走去。

走进如梦似幻的竹海,拉过一支直长的紫竹,将它弯起,然后坐上去。李风扬透过茂盛的紫意望去,只见上空是蔚蓝的洁净天穹,周围是一片波澜壮阔的云海,云海之下,则是盎然之绿。

领略过阳池派的景貌之后,李风扬不禁想到了烟火阁,他杀了此宗的两大长老,更是让少阁主死于非命,两者之间已经结下了生死大仇。他不得不考虑,该如何应对烟火阁的报复。

裴青青倚着他坐下来,轻声说道:“天噩峡已在沧州之外,属于明州,远远出了烟火阁的所属范围,天下之大,即便有意寻找,他们也不一定能找到我们!”

李风扬微微摇头,他可不想躲!

本书来自:

北京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
拉萨医院妇科
合肥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