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代嫁双面妃第一百一十七章风雨欲来营养

2021-01-15 03:14:5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代嫁双面妃 第一百一十七章 风雨欲来

“如今让满朝文武议论弹劾,处于风口浪尖,也被一些人利用针对的人,正是区区在下!”齐子煜站起来走到颜以筠面前正色道。

“是你!怎么可能,他们为什么要突然针对你?你无官无职,只是一个颇得圣上欢心,但自己不求上进终日流连青楼的纨绔子弟,他们针对你又有什么意义?”颜以筠没有想到自己胡乱说的竟然会成真,皱起眉头问道。

“我没想到在你心里竟然是这样想我的?看来我那形象还真是深入人心,成功的很!不过现在呢,你还这么看我?”齐子煜追问,和颜以筠所关注的重点完全不同。

“昨日早上7点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先说说可有什么想法了?为何要针对你?”颜以筠伸手将凑近的脸推开,正色道。

“你是真着急?这算不算关心我?”齐子煜还想继续,发觉颜以筠脸色已经变化,忙转圜道“正事,说正事!你以为他们那么好骗,容得我做戏就混过去了?”

“你是说他们知道了你的真正身份?这怎么可能,你们隐藏的那么好!”颜以筠有些不可置信,龙卫几乎是最隐秘的所在,只有皇帝才能完全掌握他们,其他人怎么可能知晓。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难免会有二心的人!很正常,我们早就料到这一天了!”齐子煜看起来2013年秋冬男装系列仍然秉持自己的步调完全没有惊讶,更不担心,回到桌边坐稳“不过,现在下结论还太早,起码我的身份即便是在组织内部也是隐秘的,很少有人见过我的真容,所以我猜是这次的事情引发了他们早已存在的矛盾,这只是一个导火索,我就是个倒霉的被当做试牛刀的那个牺牲品。”

“你是说。。。御宅的事情?”颜以筠反应很快,但更加着急“那把火还是连累你了?他们是用这个理由来针对你的?”

“御宅的事情莫枫早就处理好了,在我们回来之前就将一切线索罪责都安排妥当,只是终究时间太刚好。就算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留下,还是会让有心人利用去做什么事,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不能摆在桌面上说就罢了!”齐子煜还是云淡风轻。仿佛在谈论别人的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皇上那边是。。。”

“聪明,这个时候只看圣上的意思就是了,君威难测,他们这些人也是用我来试探圣上的想法和底线,然后再寻下一步路。”齐子煜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让颜以筠顿时觉得他老神在在,倒让自己白白着急,索性也端正坐回去,重新拿起账本。

“你打算怎么办?”

“等!现在做什么都会让对法抓到更多的把柄,而我也不知道圣上那边情形如何,所以只能等!”齐子煜缓缓将桌上的茶盏端起却不急喝,握在手里微微用力,茶盏中的水不断晃动翻滚,仿佛一壶即将沸腾的开水。

“你难道没有什么办法秘密面圣?你们不都应该有一些进出皇宫的秘密通道或者手段吗?”颜以筠斜着眼看他。却见他动作一顿,立刻澄清道。“我不想知道你们这些隐秘的事情,只是提个醒,就算有也不要告诉我,我怕会被灭口,而且别人若严刑逼供的话,我一定不会保守秘密的。”

“可是我偏偏想告诉你,怎么办?”齐子煜笑的不怀好意,“没关系,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们既然已经成亲那么久。也该告诉你了!”

“别!你别害我!只说我给你出的主意可不可行?”颜以筠手心向着齐子煜抬起,制止他继续。

“现在去见圣上也没有必要,你以为他们想做什么,和我做过什么圣上一无所知?当今的主上可是个明君。杀伐决断恐怕早就定下了,我去或者不去结果都不会改变,你不用烦心,与其说我什么都不做的等着别人进攻,连防御都不做,还不如说我对圣上有些许信心。他可不是普通人,天子总不会容得下想要左右他的人!”

最后一句,齐子煜已经压低了声音,虽然以他们的内力可以感知到周围并无人在偷听,所以才敢说出这样隐秘的事情,现在国际上蛋鸡育种公司集中于两大集团可最后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敬畏一般,高声都会是种不敬。

颜以筠也只能压下心中的上穿蓝白相间横条纹短T恤不安,听他的话,每天看看账本,挑几个丫鬟,再遛一遛齐府,检查他们安排下的修葺工作如何,日子也过得清静,更显得飞速流逝。

转眼又过去了半月,莫枫传进来的消息说朝上已经隐隐分为两派,各自僵持不下,当初针对齐子煜的那些人罗列了十条关于齐子煜的“罪状”,谴责他行为不端,当削去爵位逐出朝堂。

而另一边则以保齐子煜为目的,他们也并不是真的要保他,而只是存在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想法,毕竟哪个豪门贵族之后都会出几个不肖子弟,难保齐子煜倒下之后,下一个被针对弹劾的会不会是自己的家族,所以都非常积极的上下动作,这些人中以保守派居多,其中包含了朝中享有尊爵却实权不大的人。

但有一个却是例外,便是苏邑,他手握重兵,又承着护国公的爵位,不是两派中的任何一边,以他以往的习惯应该是中立的一方才对,可这次却意外的力挺齐子煜,众人纷纷猜测是引着翁婿的关系才有此变化,而齐子煜和颜以筠都明白,这不过是他察觉风雨欲来必须及时求得自保的一个手段,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而那位一直在看着的天子却没有什么反应,他似乎也在等着什么,一时间京城人人自危,宫内外同样勾心斗角,愁云惨淡。

“我父亲突然这样选择恐怕不简单,他从来都是自保为上,怎么可能突然改变,虽然外面人都那样说,可我总觉得若不是另一方对他造成足够的威胁,他是不会这样做的!”

“当然,要针对我的一方你当幕后是谁?”齐子煜点头,拿起折扇在手间转动着,最后回到手心,修长的手指握住扇柄稍稍用力,一下展开。(未完待续。)

长春包皮包茎
兰州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多少钱
百色白癜风专治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