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修真界潜伏指南第章入殿营养

2021-01-15 03:14:4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修真界潜伏指南 第056章 入殿

说着话,不多时已经来到半山处,爬上了上次登天阶后到达的平台。墨非数了数,真实的山路也不过三千余阶。

远处一座大殿,仍旧被结界隔绝,平台上修士们各自休息,等待着入场。这次是文考,想来考试地点应当便是那座大殿中。

没过多久,一声钟鸣之后,一男一女出现在众修士面前,他们身后还跟着许多年轻修士。那男人墨非竟然认得,玄青道袍,青铜发冠,唇边下巴留有短须,如同儒将一般的四十余岁男子。墨非一眼就认了出来,弥罗剑宗,明真!

只不过上次他见到的是红尘楼杀手以千人一面功法伪装的明真,现在这个却是其本人。

而看到了明真,再向其身后看去,不出所料的看到了钱尧平、井国泰、陆紫茵三个熟悉的面孔,他们似乎是此次考试的执事。

除了明真之外,另一名女修却是一身书卷气,静默疏离,墨非并不认得。

开口的正是明真,神色肃然,道:“诸位,贫道弥罗剑宗明真,这位是龙渊阁江月淞仙子,今日文考由我二人主持。文考时间为三个时辰,诸位拿好各自令牌,从侧门依次进入大殿。提醒诸位一句,今日是改变教师资格证含金量不高的情况文考,任何额外手段都视为作弊。好了,开始入场。”

言罢,大殿外笼罩的结界被撤去。钱尧平等此次考试执事纷纷将考生们组织起来,排成几个队伍,依次从大殿侧门进入。

墨非看了一眼那侧门,果然没有任何异常,但他知道那门上应当安装了一个魔种探测法器,再看明真,却见其手中拿出了一只镜子模样的事物,悠然端详。

人群进门速度很快,几乎没有耽搁,不一会儿便轮到了墨非,他放松身心,但念头却沉入了神魂空间,观察着这里的细小变化,然而直到步入门内,却也没有任何发现,仿佛那个探测之物根本不存在。

这让他略有疑惑,但想来是因为自己已经把魔种取出来了的缘故?

方一进殿,墨非便觉心头一阵沉重,仿佛有重物压在头顶,又像是置身狭隘至极的房间,四下空间仅够伸开一臂。

这显然是错觉,他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抬眼向大殿前方看去,只见三阶高台上仅放了两个蒲团。正上方三米高处,悬着一块匾额,上面用心去对待每一个赛内的朋友以古篆写了一个四平八稳的“静”字。

那字初看下去笔画拙劣,仿若幼儿涂鸦,细瞧之下却每一笔都运转如意,仿佛随意而为,却又契合某种纹理,组合起来便有种独特的美感,看得久了,只觉“静”这个字就该如此写法,其余的写法都是错误。

与此同时,墨非也隐隐感到那字上正辐射出阵阵波动,其心头压力便是从此而来。看了一阵,他本想收回视线,但那字却像是有了一股吸力,双眼像是被黏住了一般,怎么都挪不开。

事实上,此时大殿中的绝大部分修士都已被那“静”字吸引了心神,纷纷投去目光,接着就和墨非同样转不开了。

等到所有人都坐好,钱尧平、井国泰等人每人手中捧着一大摞试卷,沿着长长的过道依次放在考生面前的几案上。

他们眼中所见每一个考生都是抬头直视的模样,如雕塑般一动不动,即便早已被告知过,但此时看着数千人的大殿中,除了他而随行的日本们竟无一人动弹,殿中静的落针可闻,亦是觉得有些可谓可怖。

而在他们前面,还有一支四人的队伍,手中拿着一份名单,挨着搜索过去,不一会儿便将三个考生架了出去,整个过程中,那三人还都是直勾勾的盯着匾额,既不出声也不动弹。

这般古怪的静谧之中,几人的动作也都小心翼翼,好半天才将试卷分发完毕,从后门出了大殿,井国泰大呼了一口气,“吓死我了,这场景真是前所未见,若不是早就知道,我怕是连门都不敢进。”数千人的静默,比之喧嚣更令人觉得紧张。

钱尧平亦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元婴大能果真不可测度,那幅字不过真人随手挥就,竟就有如此威能。”

此次是文考,最大的麻烦就是作弊,由于世间诡异秘法众多,便是金丹宗师以神念监视,也未必能保万全。

为了防备考生作弊,明真师叔便去找阐微真人讨要一件法器来镇压考场内灵力,杜绝考生使用法术、符等物的可能,但阐微真人听罢却只写了一幅字,道:“此物一时应能当作法宝使用,镇压灵机已是够了。”

原本他们听完还有些将信将疑,元婴大能随手一幅字能当法宝用?这看着也不像是符啊,但此时却都是服气了。

“那四个人拉出去的,便是身上携有魔种之人吗?”这次说话的却是陆紫茵,方才她也很是震撼,但更令她在意的却是这件事。

“不错,现在师叔应当正在审讯他们。”钱尧平道,“对了,方才我见着墨非了,他果然来了,不过应是没住在咱们大罗峰上,否则这几天姜涛在山下做知客,应当早就见到了。”

“我见他精气神不错,应是又有了一些进境,当初听说他不过几天便打通了两条经脉,可把我吓了一跳。他旁边就是百里阚泽,之前也见他们二人聚在一处,似乎是感情不错的样子,若是能把他拉来,几位师叔怕是会高兴坏了。”

“百里家历来与出云宫亲厚,不太可能因为个人喜好改变选择,这却是不用想了。倒是墨非很有可能给拉到出云宫去……毕竟他身世不明,入了宗大约也是从外门做起,去哪儿都差不太多。”

钱尧平与井国泰随口讨论着方才所见,陆紫茵却是沉默了,早先她就已经看到了墨非,见他毫无阻碍的通过侧门进入了大殿时,便已经有了准备,此刻见他果然没被当做身怀魔种之人带走,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有些疑惑。

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吗?便如师叔与几位师兄所说,那天夜里袭击他们的那个狐面人是生生宗圣子蒋鑫,不可能是墨非。

此刻的魔种测试更是证明了这一点。袭击当夜,狐面人吸收了两名生生宗弟子,他身上肯定是有魔种的。

但那一剑,最后险些结果了自己性命的一剑,那种出剑的气势与角度,真的很像是“松风剑法”的“寒风”啊!

而且狐面人的身形与墨非切磋过的她通过战斗中的感觉,也能找到许多相似之处。

不过不同之处亦是很多,现在确凿的证据放在面前,她松了口气,大约真的只是自己想太多吧,怀疑了他这么久稍稍有些良心不安,好在她没给别人说过,要不然就太对不住他了。

合肥卵巢炎哪家好
贵阳医院妇科治疗哪家好
南通哪家男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